董必武詩(shī)中的“真理”與“真情”

2024年01月26日 21:14 

 

  董必武出生在湖北黃安(今紅安),他是中共一大代表,也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創(chuàng )始人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締造者之一。董必武古文基礎扎實(shí),一生熱愛(ài)學(xué)習和寫(xiě)作,留下詩(shī)作1300余首,這些詩(shī)作是其革命生涯的生動(dòng)寫(xiě)照,體現了他對祖國的熱愛(ài)、對馬克思主義真理的堅守和對親友的關(guān)愛(ài)。

  “立言何敢茍,報國總嫌遲”

  董必武出生在晚清一個(gè)清貧的秀才家庭,早年他曾想通過(guò)科舉考試走向仕途,報效國家。當他逐漸認識到腐朽的清政府不過(guò)是資本主義國家統治中國的代理工具時(shí),他毅然放棄追求仕途,尋找新的人生方向。當辛亥革命武昌首義的消息傳到董必武家鄉時(shí),他立刻剪掉頭上的辮子,告別父母和新婚不久的妻子,趕往武昌參加革命。由于參加反袁世凱的斗爭,董必武被捕入獄,備受折磨,但這絲毫沒(méi)有動(dòng)搖董必武的革命意志。出獄后,董必武向家人賦詩(shī)一首,“重違庭訓走天涯,不為功名不為家。旋轉乾坤終有日,神州遍種自由花”。

  董必武積極參加大革命、土地革命、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,始終踐行著(zhù)報效祖國的初心。1940年10月,在給徐特立的詩(shī)中寫(xiě)道“立言何敢茍,報國總嫌遲”,直抒胸臆,表明他的拳拳愛(ài)國之情。在給朋友李愈之的詩(shī)中寫(xiě)到:“長(cháng)安南望楚云遮,救國無(wú)能早破家。兄弟常離音問(wèn)少,友朋相隔道途賒”“我似斷蓬隨處轉,又從秦嶺入三巴”,這些詩(shī)句描述了他為國為民四處奔走的情形。1942年是華北抗戰特別艱苦的一年,有感于山河破碎,大面積國土淪陷的現實(shí),董必武寫(xiě)下“只有精忠能報國,更無(wú)樂(lè )土可為家”“高屋建瓴秦地險,不驅倭寇愧前賢”等詩(shī)句,表明了他抵御日本侵略者的堅定決心。1942年2月,在回復柳亞子的詩(shī)中,他寫(xiě)到“頑鈍如常能執戟,愿聽(tīng)驅策衛中華”,再次表達了自己愿意為國獻身的革命精神。

  “遵從馬列無(wú)不勝,深信前途會(huì )伐柯”

  董必武終身踐行對馬克思主義真理的堅守與捍衛。他曾對自己的孩子講,馬克思主義傳到中國以后,他讀馬克思主義,先讀的是日文,慢慢地有了中文版本,當時(shí)反動(dòng)派嚴禁馬克思主義傳播,他就越要找書(shū)來(lái)看。

  1959年5月25日,董必武寫(xiě)下《偶成》一首:“馬列為宗起鳳毛,由虛務(wù)實(shí)續弦膠。事經(jīng)分析知矛盾,主次當心莫溷淆。黨所追求是真理,一涉浮夸便不真。落實(shí)本來(lái)容易事,好同群眾共勞辛!边@首《偶成》反映董必武時(shí)時(shí)刻刻牢記馬列主義指導思想,用馬克思主義來(lái)分析現實(shí)問(wèn)題,尋找解決矛盾的方法。董老86歲生日那天,寫(xiě)下《八六初度》:“今朝初度交八六,且喜浮生歲一更。驚蟄節臨春雪舞,伏龍鱗動(dòng)亂云升。廢除剝削方平等,消滅封資要斗爭。馬列至言皆妙道,細思越讀越分明!1975年3月5日,董必武90歲大壽,他帶病寫(xiě)下了《九十初度》:“遵從馬列無(wú)不勝,深信前途會(huì )伐柯!边@些詩(shī)反映了董必武對馬克思主義的學(xué)習是一貫的,堅定不移的,體現了他對馬列主義的堅定信念和革命樂(lè )觀(guān)主義精神。

  “青春難再得,植根宜深厚”

  董必武特別重視家風(fēng)家教建設,嚴格要求自己和親屬,他的詩(shī)詞中有不少內容記錄了對子女的教育,體現了其愛(ài)國主義情懷的傳承和對馬克思主義真理的堅守。董必武老來(lái)得子,對孩子自然十分喜愛(ài),但他對子女教育要求十分嚴格,從不溺愛(ài)。

  在孩子過(guò)生日時(shí),董必武經(jīng)常寫(xiě)詩(shī),勉勵孩子們志存高遠、嚴于律己、奮發(fā)有為。1961年,他的大兒子過(guò)24歲生日,董必武在給他的詩(shī)中寫(xiě)道:“致用必須專(zhuān)所學(xué),集修當可共無(wú)訛。山高辟路非單干,斧鈍成針要細磨。鼓足勁頭持久戰,青春不再莫蹉跎!1962年女兒22歲生日那天,董必武寫(xiě)了一首長(cháng)詩(shī)祝賀,在詩(shī)中董必武回顧了自己的人生經(jīng)歷,“憶昔少年時(shí),意氣沖牛斗”,“十月革命勝,始祝馬列酒。盡棄其所學(xué),無(wú)復珍敝帚。中共黨成立,加入那敢后”,詩(shī)歌講述了他為了尋找救國道路,學(xué)習馬列主義、加入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歷史。在詩(shī)的最后,他寫(xiě)到“遇事莫逞性,責己嚴于友。青春難再得,植根宜深厚;同群眾前進(jìn),立功自不朽”。1971年11月1日,他又寫(xiě)下一首《北京車(chē)站別兒女》,他對子女這樣教導:“馬列書(shū)多六本先,擇尤精讀記疑難!边@些詩(shī)歌娓娓道來(lái),融理于情,體現了董必武對孩子的諄諄教誨,也體現董必武愛(ài)國主義情懷的傳承。(張賢裕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