槍桿鋤頭筆桿不可分開(kāi),延安時(shí)期培養人才重實(shí)踐

2024年01月28日 00:01 

  作者:強成文

  1939年12月,毛澤東起草了《大量吸收知識分子的決定》,要求“工農干部的知識分子化”和“知識分子的工農群眾化”同時(shí)實(shí)現。由此,延安各類(lèi)學(xué)校掀起了培養“革命新人”的教育新風(fēng)。

  延安時(shí)期,學(xué)校對青年的教育首先是理想信念教育。

  1939年,國統區的一些報刊大量刊登攻擊共產(chǎn)黨的消息、文章。為了幫助大家明辨國民黨破壞抗日民族統一戰線(xiàn)的本質(zhì),當時(shí)有人提議延安幾個(gè)學(xué)校開(kāi)展辯論:馬列學(xué)院扮演國民黨攻擊共產(chǎn)黨,另一方代表共產(chǎn)黨立場(chǎng)反駁國民黨,辯論地點(diǎn)就放在中央黨校禮堂。

  因為馬列學(xué)院閱覽室訂了不少?lài)y區的報刊,學(xué)生們可以隨便看,故準備相對充分。辯論的結果是,“站在共產(chǎn)黨立場(chǎng)的一方因準備不充分,反而不知道該怎樣反駁了”。

  這個(gè)消息傳到毛澤東那里,他風(fēng)趣地說(shuō):我去駁一駁,看能不能駁倒。隨后,他講解了《新民主主義論》中的觀(guān)點(diǎn),有力駁斥了國民黨的反動(dòng)宣傳,闡明了新民主主義的理論和政策。

  在保衛延安的過(guò)程中,延安大學(xué)開(kāi)展戰時(shí)教育,“頭兩課就是熬火硝和堅壁清野”。據學(xué)員回憶,大家在化學(xué)課本里學(xué)過(guò)硝酸鉀、硝酸鈉,也知道含鹽的成分,有皮硝,有火硝。等到熬出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卻發(fā)現是硝鹽,而不是火硝。搞了幾天,還是如此,大家未免有些著(zhù)急。經(jīng)過(guò)反復試驗,最后才發(fā)現硝不能一下子熬干。當熬成濃汁時(shí),要把上面的一層鹽汁舀去,讓底下的濃汁風(fēng)干,才能造出火硝。由此,學(xué)生深刻體會(huì )到了“理論聯(lián)系實(shí)際”的重要意義,明白要用科學(xué)為人民服務(wù),就必須通過(guò)艱苦奮斗的勞動(dòng)過(guò)程。

  這一時(shí)期,延大學(xué)生還不分晝夜,擔的擔,背的背,還有用大車(chē),把糧食埋在40里外的山溝中。軍事化訓練不僅鍛煉了青年的體力,更磨礪了革命意志。從此,大家認識到:“槍桿、鋤頭和筆桿在革命戰爭中是統一的,不可分開(kāi)的!

  在大生產(chǎn)運動(dòng)中,馬列學(xué)院組織有勞動(dòng)能力的學(xué)生上山開(kāi)荒、耕種莊稼。為了解決燒炭問(wèn)題,學(xué)員們經(jīng)常在城南30里外砍柴。這是較強的體力勞動(dòng),但大家熱情高漲。

  一些從未參加過(guò)體力勞動(dòng)的知識青年,親身體會(huì )了勞動(dòng)群眾的艱苦生活,提高了革命覺(jué)悟。一名學(xué)員說(shuō):“今后如有人站在地主階級立場(chǎng)上,反對減租減息和土地改革,就讓他在這太陽(yáng)下鋤一天的地來(lái)烤一烤!

  在辦學(xué)過(guò)程中,魯藝曾走過(guò)一段彎路,出現了脫離實(shí)際、脫離群眾、“關(guān)門(mén)提高”的傾向。

  曾在魯藝求學(xué)的馬可回憶,當時(shí)我們在禮堂里演出、觀(guān)摩技巧,橋兒溝(魯藝所在地)的老鄉就在外面敲門(mén)打窗,說(shuō)我們是“關(guān)門(mén)提高”,還編了個(gè)歌謠諷刺道:“戲劇系裝瘋賣(mài)傻,音樂(lè )系呼爹叫媽?zhuān)ㄖ妇毬暎,美術(shù)系不知畫(huà)啥!

  延安文藝座談會(huì )召開(kāi)后,魯藝積極轉變辦學(xué)方向,廣泛組織學(xué)生下鄉調研,向勞苦大眾取經(jīng)。比如,以勞動(dòng)英雄父女馬丕恩、馬杏兒的故事為藍本,借鑒和吸收舊秧歌形式,創(chuàng )作了新秧歌劇《兄妹開(kāi)荒》。

  毛澤東說(shuō):“大魯藝”就是工農兵的生活和斗爭,廣大的勞動(dòng)人民就是老師,這才是真正的革命文藝工作者。(強成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