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(jiàn)證保衛延安的三份《命令》

2024年02月18日 00:16 

  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的陳列中,有三件關(guān)于解放戰爭時(shí)期粉碎國民黨軍對陜北解放區重點(diǎn)進(jìn)攻的珍貴文物,分別是1947年毛澤東、朱德、劉少奇共同簽署的《組成陜甘寧野戰集團軍的命令》(2月10日),毛澤東簽署的《保衛延安作戰命令》(3月16日),以及彭德懷、習仲勛簽署的《青化砭作戰命令》(3月23日)。

  全面內戰爆發(fā)后,國民黨軍先后占領(lǐng)了陜甘寧邊區關(guān)中地區的大部分和隴東地區,并伺機對陜甘寧解放區發(fā)動(dòng)大規模進(jìn)攻。1947年2月底3月初,國民黨軍依據重點(diǎn)進(jìn)攻的計劃,先后調集了第1戰區司令長(cháng)官胡宗南集團34個(gè)旅25萬(wàn)余人兵力,準備向陜甘寧解放區發(fā)動(dòng)大規模的進(jìn)攻,企圖以其優(yōu)勢的兵力,一舉消滅陜北解放軍,奪取延安。

  中央軍委和毛澤東審時(shí)度勢,命令于2月10日以晉綏軍區第1縱隊(轄第358旅、獨立第1旅)、陜甘寧晉綏聯(lián)防軍教導旅、新編第4旅、警備第1、第3旅共2.8萬(wàn)余人,組成陜甘寧野戰集團軍,任命張宗遜為司令員,習仲勛為政治委員,王世泰為副司令員,廖漢生為副政治委員,閻揆要為參謀長(cháng),徐立清為政治部主任,冼恒漢為政治部副主任。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(huì )主席毛澤東、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、總政治部主任劉少奇共同簽署了該命令,這也是第一個(gè)以“人民解放軍總司令”的名義發(fā)布的命令。3月7日,由教導旅、警備第7團共3個(gè)團5000余人組成的防御部隊成立,利用既設陣地,采取運動(dòng)防御,以抗擊國民黨軍的進(jìn)攻。

  3月11日,胡宗南部主力已在洛川等地集結完畢。中共中央再次分析形勢,認為:進(jìn)攻陜北的國民黨軍數倍于解放軍,在陜北擔任正面防御的部隊處于十分不利的地位。為拖住胡宗南集團,使其不能增援其他戰場(chǎng),中共中央決定,在必要時(shí),解放軍主動(dòng)暫時(shí)放棄延安,依靠陜北優(yōu)越的群眾條件和有利地形,與敵周旋、尋機殲敵,牽制胡宗南集團于陜北戰場(chǎng)。

  3月13日,胡宗南集團發(fā)起攻擊。防御部隊在“保衛黨中央、保衛毛主席”的口號鼓舞下,以高昂的斗志和不怕?tīng)奚木,依托既設陣地,交替掩護,節節抗擊,并不斷實(shí)施反沖擊,粉碎了胡宗南3日內占領(lǐng)延安的企圖。16日,毛澤東依據戰局的發(fā)展,及時(shí)發(fā)布了保衛延安的《命令》,主要內容如下:

  一、敵以5師12旅約8萬(wàn)人進(jìn)攻延安,經(jīng)3天猛烈攻擊突破我第一線(xiàn)陣地,由于我軍堅決英勇抵抗,敵傷亡甚大,困難增加,頗疲勞,今后將更甚。

  二、我邊區各兵團有堅決保衛延安任務(wù),必須在三十里鋪、松樹(shù)嶺線(xiàn)以南,甘泉、南泥灣、金盆灣地區再抗擊10天至兩星期(16日至29日),才能取得外線(xiàn)配合,粉碎胡軍進(jìn)攻延安企圖。為完成上述任務(wù),《命令》將防御部隊劃分為右翼、左翼、中央三個(gè)兵團,并明確了各自的任務(wù)。

  三、各守備兵團應利用地形組織短促火力,大量使用手榴彈、地雷,殺傷敵人,掌握預備隊,靈活反擊夜襲殲滅敵小部。

  四、在防御戰斗中疲勞與消耗敵人之后,即可集5個(gè)旅以上打運動(dòng)戰,各個(gè)殲滅敵人,徹底粉碎敵人進(jìn)攻。

  五、上述各兵團及邊區一切部隊自3月17日起,統歸彭德懷、習仲勛同志指揮。

  遵照毛澤東的命令,防御部隊在彭德懷、習仲勛的指揮下,迅速調整部署,改進(jìn)戰術(shù),白天以少量兵力固守要點(diǎn),適時(shí)實(shí)施反沖擊;發(fā)揮夜戰特長(cháng),利用夜暗不斷襲擊國民黨軍,給國民黨軍以重大殺傷,完成了掩護黨政領(lǐng)導機關(guān)轉移和群眾疏散任務(wù)。3月19日,我軍主動(dòng)撤離延安,轉戰陜北的偉大歷程就此開(kāi)啟,臨行前毛澤東講:“我軍打仗,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,而在于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。存人失地,人地皆存;存地失人,人地皆失!薄拔覀円砸粋(gè)延安換取全中國!蓖ㄟ^(guò)青化砭、羊馬河、蟠龍鎮三戰三捷和沙家店戰役的勝利,西北野戰兵團(以后改稱(chēng)西北野戰軍)粉碎了國民黨軍對陜北的重點(diǎn)進(jìn)攻,隨后不斷擴大戰果,于1948年4月21日收復延安。中共中央在賀電中指出:“去年三月十九日國民黨匪軍占領(lǐng)延安的時(shí)候,我們就斷言,這種占領(lǐng)將標志著(zhù)國民黨匪軍的失敗和中國人民的勝利,一年多以來(lái)的一切事變,充分地證明了這一斷言!

如今,這三件文物作為重要展品分別陳列在“在黨的旗幟下前進(jìn)——人民軍隊慶祝中國共產(chǎn)黨成立100周年主題展覽”和“中國共產(chǎn)黨領(lǐng)導的革命戰爭陳列”中,真實(shí)地反映了從保衛延安到收復延安的崢嶸歲月,是毛澤東軍事思想指導人民軍隊敢打必勝的重要見(jiàn)證。

 

 作者:王浩然(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編輯研究室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