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華視點(diǎn)|從天而降的“禮品卡”,究竟是何來(lái)頭?

2023年11月28日 00:32 

  包裝精美、“蟹”禮誘人、客服“親切”……近期,有網(wǎng)友收到了“匿名朋友”快遞上門(mén)的“大閘蟹禮品卡”。對“免費”的“大閘蟹”,你會(huì )動(dòng)心嗎?

  日前,福建廈門(mén)公安機關(guān)破獲一起假借“蟹卡兌換”為名的新型電信網(wǎng)絡(luò )詐騙案。不法分子究竟如何借“蟹卡”行騙?該如何防范此類(lèi)新型詐騙?“新華視點(diǎn)”記者就此展開(kāi)調查。

  “免費大閘蟹”的誘惑

  今年10月7日,廈門(mén)的一位快遞小哥報警稱(chēng),自己接到一個(gè)“大單”——寄件人要求寄出4000張包裝精美的“大閘蟹禮品卡”,并提供了一份4000人的姓名、電話(huà)、住址等信息。寄件人“指示”快遞小哥將“蟹卡”對照名單逐一寄出,并拍攝視頻留證。

  由于每張“蟹卡”上寫(xiě)著(zhù)“面值500元”,4000張“蟹卡”意味著(zhù)價(jià)值200萬(wàn)元,再加上寄件人頗為“神秘”,受過(guò)反詐宣傳教育的快遞小哥選擇報警。

  民警張洺銓正在清點(diǎn)用以詐騙的“蟹卡”。(廈門(mén)警方供圖)

  正是快遞小哥的這一決定,讓無(wú)辜群眾避免落入詐騙陷阱。接警后,廈門(mén)市公安局思明分局開(kāi)元派出所民警張洺銓等人立即著(zhù)手案件偵破工作。

  經(jīng)民警調查發(fā)現,“蟹卡”詐騙的玄機主要出在卡面印制的二維碼上。據張洺銓介紹,根據“蟹卡”上的提示,受害人只要掃碼,就會(huì )直接進(jìn)入“客服聊天”的對話(huà)框,在佯裝“核實(shí)”受害人的身份信息后,“客服”便會(huì )要求受害人參與“刷單返利”任務(wù),并稱(chēng)只要完成相關(guān)任務(wù),就能獲得“10只大閘蟹”作為獎勵。

  “一般會(huì )有多個(gè)‘刷單’任務(wù)。為了讓受害者嘗到‘甜頭’,在第一個(gè)任務(wù)完成后,受害人會(huì )收到小額獎勵。之后,不法分子會(huì )要求其‘加大投入’,以換取‘更高報酬’,最終使受害人落入詐騙陷阱!睆垱炽尳忉屨f(shuō)。

  拼版照片:廈門(mén)警方繳獲的用以詐騙的“蟹卡”,其外觀(guān)與市面上的真蟹卡幾無(wú)差異。(廈門(mén)警方供圖)

  至此,“蟹卡”詐騙套路已經(jīng)水落石出——不法分子以“蟹卡”為誘餌,讓“掃碼兌換大閘蟹”這一步驟變成了“刷單得大閘蟹”。一旦有人抱著(zhù)“不要白不要”的心理接受任務(wù),就會(huì )掉入不法分子設好的詐騙圈套。

  在廈門(mén)破獲的這起“蟹卡”詐騙案件中,已有2名犯罪嫌疑人落網(wǎng),公安機關(guān)正根據線(xiàn)索追查其他涉案人員。

  “禮品卡”類(lèi)詐騙緣何頻頻得手?

  近期,除廈門(mén)破獲的這起“蟹卡”詐騙案外,不少地區均有類(lèi)似案件發(fā)生。

  10月上旬,演員孫藝洲就在社交平臺上發(fā)帖,稱(chēng)遭遇了疑似“蟹卡”詐騙。在小紅書(shū)、抖音等社交平臺上,記者輸入“蟹卡”進(jìn)行檢索,發(fā)現自今年9月以來(lái),有不少網(wǎng)友都表示收到了類(lèi)似的精致“蟹卡”。但大部分網(wǎng)友表示,在掃碼后“發(fā)覺(jué)不對勁”,遂拒絕了“免費的大閘蟹”。

  上海市公安局閔行公安分局曾于10月5日發(fā)布緊急預警稱(chēng),該轄區居民崔某收到裝有印著(zhù)二維碼的“大閘蟹兌換卡”的快遞,崔某掃碼加入微信群聊,根據客服引導完成“刷單返利”等任務(wù),結果被騙2萬(wàn)元。

  “蟹卡”之外,還有其他的“禮品卡”陷阱。10月底,“平安北京”發(fā)布信息稱(chēng),有不法分子冒充某知名品牌向群眾發(fā)放該品牌的產(chǎn)品“提貨卡”;11月初,有網(wǎng)友反映在路上撿拾到某品牌的“電話(huà)手表兌換卡”,也高度疑似是電信網(wǎng)絡(luò )詐騙的新手段……

  廈門(mén)市公安局思明分局刑偵大隊重案中隊中隊長(cháng)孫玥晅說(shuō),相較于直接讓受害人轉賬,快遞上門(mén)的“禮品卡”更具迷惑性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一些地區未嚴格落實(shí)快遞實(shí)名登記要求,是造成此類(lèi)詐騙頻頻得手的重要原因。孫玥晅說(shuō),由于在快遞實(shí)名制要求不嚴的地區可以隨意發(fā)送快遞,不法分子乘機隱匿犯罪蹤跡作案。

  早在2018年,交通運輸部就公布實(shí)施了《郵件快件實(shí)名收寄管理辦法》,要求各寄遞企業(yè)制定本單位實(shí)名收寄管理制度和措施,并嚴格落實(shí)執行。物流行業(yè)專(zhuān)家楊達卿說(shuō),一些地區快遞實(shí)名制落實(shí)不到位,反映出部分快遞企業(yè)管理不夠規范,末端服務(wù)網(wǎng)點(diǎn)碎片化,服務(wù)標準落實(shí)不夠。

  此外,網(wǎng)絡(luò )黑市買(mǎi)賣(mài)個(gè)人信息泛濫,也是此類(lèi)詐騙犯罪得以實(shí)施的重要原因。奇安信集團安全專(zhuān)家王偉峰表示,不法分子通過(guò)多種渠道獲得公民個(gè)人信息,篩選出“易上當人群”,導致一些受害者在不同類(lèi)型詐騙中多次落入陷阱。

  多措并舉打擊“禮品卡”類(lèi)詐騙

  業(yè)內專(zhuān)家建議,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要強化落實(shí)快遞行業(yè)實(shí)名制寄遞監管,從源頭阻斷“詐騙禮品卡”寄出。廈門(mén)“蟹卡”詐騙案件中,正是由于快遞員反復要求寄件人提供本人身份證明,在無(wú)果的情況下報案,才有效避免了更多受害人落入電詐陷阱。

  楊達卿建議,行業(yè)主管部門(mén)要按照相關(guān)法規及標準要求,督促快遞企業(yè)落實(shí)寄遞實(shí)名制以及寄遞物品驗視規定,對未履行實(shí)名制要求的企業(yè)實(shí)行負面清單管理;快遞企業(yè)要強化自身網(wǎng)絡(luò )和信息安全保障能力,嚴格收寄驗視,普及應用虛擬安全號碼和隱私面單,不能確定寄遞物品安全屬性的不得收寄。

  此外,要積極發(fā)揮社交平臺的反詐教育功能,提升識別新型詐騙活動(dòng)的知識普及度。王偉峰建議,社交平臺可加強對新型詐騙活動(dòng)的輿情搜集與分析,為用戶(hù)做好反詐普法宣傳。

  民警提醒,在收到此類(lèi)裝有“禮品卡”的快遞時(shí),一定要認真核實(shí)快遞來(lái)源,切忌輕易掃描陌生快遞中包含的二維碼。對于“客服”提出的諸如“刷單返利”或“參與有獎”等要求,堅決抵制,牢記“天上不會(huì )掉餡餅”。在遇到疑似詐騙快遞時(shí),第一時(shí)間撥打110報警電話(huà)向公安機關(guān)舉報。(記者顏之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