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年1月1日起,煤電將迎來(lái)“兩部制”電價(jià)政策——煤電容量電價(jià)機制要來(lái)了

2023年11月28日 23:53 

  煤電“兩部制”電價(jià)政策即將落地。

  近日,國家發(fā)展改革委、國家能源局聯(lián)合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建立煤電容量電價(jià)機制的通知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通知》),決定自2024年1月1日起建立煤電容量電價(jià)機制。這意味著(zhù),中國將迎來(lái)煤電容量電價(jià)和電量電價(jià)的“兩部制”電價(jià)政策。

  什么是容量電價(jià)機制?它將給電力用戶(hù)帶來(lái)哪些影響?

  為何建立“兩部制”電價(jià)?

  ——穩定煤電行業(yè)預期,保障電力系統安全運行

  談及煤電電價(jià)機制,可從國內現行的單一制電價(jià)說(shuō)起。

  電力是一種即發(fā)即用的商品,發(fā)電企業(yè)發(fā)出電力并售賣(mài)給用戶(hù),能獲得相應的發(fā)電收益。這種通過(guò)市場(chǎng)化方式形成并能靈敏反映電力市場(chǎng)供需、燃料成本變化等情況的電價(jià),通常被稱(chēng)為“電量電價(jià)”。

  “煤電經(jīng)營(yíng)成本包括折舊費、人工費、修理費、財務(wù)費等固定成本和燃煤等變動(dòng)成本。目前,我國對煤電實(shí)行單一制電價(jià),即煤電只有發(fā)電才能回收成本。電力市場(chǎng)成熟國家通常實(shí)行兩部制電價(jià),即容量電價(jià)主要回收機組固定成本、電量電價(jià)主要回收變動(dòng)成本!眹野l(fā)展改革委價(jià)格司有關(guān)負責人介紹。

  伴隨中國能源綠色低碳轉型有序推進(jìn),煤電的功能定位發(fā)生了一定轉變。當前,國內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歷史性超越煤電,但可再生能源發(fā)電波動(dòng)性、不穩定性突出,“風(fēng)光”等可再生能源發(fā)電出力不穩時(shí),還需要煤電機組兜底保障。

  “煤電逐步從電量型電源轉向基礎保障型和系統調節型電源,利用小時(shí)數明顯下降。據統計,煤電機組的年發(fā)電小時(shí)數由2015年的5000小時(shí)以上降低到去年的4300小時(shí),未來(lái)其發(fā)電小時(shí)數還將進(jìn)一步降低,通過(guò)單一電量電價(jià)已無(wú)法回收其固定成本!敝袊娏ζ髽I(yè)聯(lián)合會(huì )常務(wù)副理事長(cháng)楊昆介紹,受多重因素影響,近些年煤電企業(yè)大面積虧損。據統計,2021年國內主要發(fā)電集團虧損1203億元,虧損面達80.1%,近兩年雖有所改善,但今年上半年仍虧損超100億元,虧損面達50.6%,有41.1%的電廠(chǎng)負債率超75%,嚴重影響煤電企業(yè)的可持續發(fā)展和電力安全穩定供應。

  一邊是新能源快速發(fā)展,仍需煤電機組發(fā)揮配套保障作用;另一邊是現行電量電價(jià)已難以覆蓋煤電經(jīng)營(yíng)成本,亟須建立相應價(jià)格機制以保障電力系統穩定運行。因此,建立容量電價(jià)和電量電價(jià)兩部制電價(jià)恰逢其時(shí)。

  “煤電是我國最重要、成本較低的支撐調節電源,推動(dòng)煤電加快向提供容量支撐保障和電量并重轉型,平常時(shí)段為新能源發(fā)電讓出空間、高峰時(shí)段繼續頂峰出力,對促進(jìn)新能源進(jìn)一步加快發(fā)展具有重要意義!眹野l(fā)改委上述負責人說(shuō),“建立煤電容量電價(jià)機制、通過(guò)容量電價(jià)回收部分或全部固定成本,從而穩定煤電行業(yè)預期,是保障電力系統安全運行、為承載更大規模的新能源提供有力支持和更好促進(jìn)能源綠色低碳轉型的必然要求!

  煤電容量電價(jià)怎么算?

  ——按照回收煤電機組一定比例固定成本的方式確定

  根據國家能源局公布的最新數據,截至10月底,全國火電裝機容量約13.7億千瓦。那么,是否所有在運煤電機組都能享受煤電容量電價(jià)?各地能源發(fā)展有所差異,具體電價(jià)如何計算?

  “煤電容量電價(jià)機制適用于合規在運的公用煤電機組。燃煤自備電廠(chǎng)、不符合國家規劃的煤電機組以及不滿(mǎn)足國家對于能耗、環(huán)保和靈活調節能力等要求的煤電機組,不執行容量電價(jià)機制!眹野l(fā)改委有關(guān)負責人說(shuō)。

  從具體電價(jià)水平來(lái)看,《通知》明確,煤電容量電價(jià)按照回收煤電機組一定比例固定成本的方式確定。其中,用于計算容量電價(jià)的煤電機組固定成本實(shí)行全國統一標準,為每年每千瓦330元;通過(guò)容量電價(jià)回收的固定成本比例,綜合考慮各地電力系統需要、煤電功能轉型情況等因素確定,2024至2025年多數地方為30%左右,部分煤電功能轉型較快的地方適當高一些,為50%左右。2026年起,將各地通過(guò)容量電價(jià)回收固定成本的比例提升至不低于50%。

  “用于計算容量電價(jià)的煤電機組固定成本實(shí)行全國統一標準,為每年每千瓦330元。這樣安排,一方面是由于煤電機組固定成本地區差異總體較小,不同類(lèi)型機組之間差異也有限,具備全國實(shí)行統一標準的基礎,可操作性較強;另一方面也充分體現了價(jià)格上限管制舉措,特別是百萬(wàn)千瓦級先進(jìn)煤電機組固定成本略低于全國統一標準,單位煤耗更低、發(fā)電效益更高,能夠激勵市場(chǎng)主體自主優(yōu)化擴建技術(shù)方案,降低煤電機組建設運營(yíng)成本!比A北電力大學(xué)能源互聯(lián)網(wǎng)研究中心主任曾鳴說(shuō)。

  分具體地區看,記者查閱《省級電網(wǎng)煤電容量電價(jià)表(2024~2025年)》發(fā)現,2024至2025年,河南、湖南、重慶、四川、青海、云南、廣西7。▍^、市)執行容量電價(jià)為每年每千瓦165元,除此之外,各地在此期間煤電容量電價(jià)均為每年每千瓦100元!斑@7地能源轉型速度較快,對煤電機組兜底保障需求較突出。其他多數地區按30%的比例起步,先行建立容量電價(jià)機制,有利于充分釋放政策信號,給相關(guān)煤電主體吃下‘定心丸’,穩定煤電行業(yè)發(fā)展預期,在實(shí)施過(guò)程中逐步向50%的比例過(guò)渡銜接,能更好地‘以時(shí)間換空間’,確保政策實(shí)施效果!痹Q說(shuō)。

  除了規定容量電價(jià)具體比例,《通知》還明確了相應的懲罰機制:正常在運情況下,煤電機組無(wú)法按照調度指令提供申報最大出力的,月內發(fā)生兩次扣減當月容量電費的10%,發(fā)生三次扣減50%,發(fā)生四次及以上扣減100%。也就是說(shuō),煤電機組有多少容量電價(jià)收益,取決于其是否保質(zhì)保量完成了電力保供任務(wù),這一機制將有利于其在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中發(fā)揮重要作用。

  誰(shuí)來(lái)支付煤電容量電價(jià)?

  ——工商業(yè)用戶(hù)按當月用電量比例分攤,不涉及居民和農業(yè)用戶(hù)

  兩部制電價(jià)出臺后,煤電將迎來(lái)一筆新的收益。對此,不少電力用戶(hù)存在疑問(wèn):這是否意味著(zhù)我們需要承擔的電費更高了?

  據介紹,煤電機組可獲得的容量電費,根據當地煤電容量電價(jià)和機組申報的最大出力確定,煤電機組分月申報,電網(wǎng)企業(yè)按月結算。各地煤電容量電費納入系統運行費用,每月由工商業(yè)用戶(hù)按當月用電量比例分攤,由電網(wǎng)企業(yè)按月發(fā)布、滾動(dòng)結算。此外,對納入受電省份電力電量平衡的跨省跨區外送煤電機組,送受雙方應當簽訂年度及以上中長(cháng)期合同,明確煤電容量電費分攤比例和履約責任等內容。

  站在居民等電力用戶(hù)角度,國家發(fā)改委有關(guān)負責人表示,該政策不涉及居民和農業(yè)用戶(hù),這些用戶(hù)用電仍執行現行目錄銷(xiāo)售電價(jià)政策。

  “建立煤電容量電價(jià)機制,在穩定煤電行業(yè)預期、保障電力系統安全運行、促進(jìn)新能源加快發(fā)展的同時(shí),對于終端用戶(hù)用電成本的影響,無(wú)論是從短期還是從長(cháng)期看,都是積極正面的!痹撠撠熑苏f(shuō),“短期看,對終端用戶(hù)用電成本的影響總體較小。由于建立煤電容量電價(jià)機制主要是電價(jià)結構的調整,煤電總體價(jià)格水平是基本穩定的,特別是電量電價(jià)小幅下降,將帶動(dòng)水電、核電、新能源等其他電源參與市場(chǎng)交易部分電量電價(jià)隨之下行,工商業(yè)用戶(hù)終端用電成本總體有望穩中略降!

  長(cháng)期看,建立煤電容量電價(jià)機制,首次實(shí)現對煤電這一主力電源品種電能量?jì)r(jià)值和容量?jì)r(jià)值的區分,可有力推動(dòng)構建多層次電力市場(chǎng)體系,引導煤電、新能源等市場(chǎng)參與者各展所長(cháng)、各盡所能、充分競爭,全面優(yōu)化電力資源配置,提升整個(gè)電力系統的經(jīng)濟性,從而對降低終端用戶(hù)的用電成本起到積極作用。

  “完善煤電容量電價(jià)形成機制,將煤電基準價(jià)進(jìn)一步拆分為電量電價(jià)和容量電價(jià)兩部分,有助于明確不同電源在電力系統中應承擔的義務(wù)、應享受的權利和應獲得的合理收益,這將有效促進(jìn)電力市場(chǎng)建設,有利于推動(dòng)新型電力系統電價(jià)機制的形成!睏罾フf(shuō)。 (記者 廖睿靈)